两位快手用户登央视国庆直播 见证改革开放40年

环亚娱乐ag88.com

2018-10-05

  国庆当天,央视财经举行了一场改革开放40年的大直播,其中有两位快手用户格外引入注意。

  其中一位是毕业于牛津大学,已在中国生活20多年,现任北京化工大学特聘教授的英国人戴伟博士;一位是来自贵州深山,拍摄短视频并带领村民销售当地特产的农家姑娘袁桂花。   他们一老一少,一中一外,一个站在了学术殿堂的最顶端,一个刚刚高中毕业,身份看似悬殊,但却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快手主播。   戴伟利用快手,让自己的化学科普事业触及更多角落;袁桂花利用快手,让自己的乡村被外界看见,并销售家乡土特产;他们同样成为改革开放40年的见证者。

  一个外国人见识的改革开放:从“没有”到“有”  “主持人辛苦了……我能不能请你们喝一杯红酒。

”在直播间,刚刚出场的戴伟就跟两位主持人展开了互动。

随后,他拿起桌上的红酒瓶为自己和两位主持人倒上红酒。 神奇的变化出现了,三杯从红酒中的液体最后分别呈现了三种形态:红酒、带气泡的苏打水和牛奶。   其实,这样的场景正是戴伟的日常。

很多人从快手上都看到过戴伟做实验。 在他的快手账号“戴博士实验室”中,满头白发的“圣诞老人”戴伟,操着流利的中文,制造出很多新颖、有趣的化学实验场景,“大象牙膏“、“捉妖记”、“穿云箭”、“法老之蛇”……他在短短6个多月时间内吸引了粉丝,单条视频最高阅读达到1500w。

  很多人也许要问,牛津毕业却跑去做科普,是不是大材小用呢其实在戴伟看来,科普和科研是科学创新的两翼,同样重要。

从2011年起,戴伟开始减少科研和教学的工作,为全国各地的孩子们进行化学科普。 他观察到,跟英国孩子相比,中国孩子做实验仍然太少。 为了让孩子们在好奇心最强的年龄接触到化学,培养科学的思维,他坚持为孩子们做在场的化学实验。

  在他看来,科普的过程就是先让孩子们“哇!很神奇”,然后让他们发问“为什么!”他们不一定人人成为科学家,但是会培养一种科学分析的思维。   这次来到央视直播间,戴伟还带来了一件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见证物——一本88年买到的汉英英汉字典,已几乎被他翻烂,用透明胶粘了一次又一次。   戴伟第一次来到中国是1987年,当时他一句中文也不会。 主持人问他学到第一个中文单词是什么戴伟说自己学到的第一句中文其实不是“你好”、“再见”之类的,而是“没有”。 晚上5点以后去吃晚饭“没有”,去商店买东西“没有”,去宾馆住宿“没有”,导致那时很多外国人的印象都是,“中国什么都没有!”  而如今,戴伟说,中国什么都有了。 都市里,24小时都可以吃到东西,还可以点外卖;做高铁出行,又快又舒服,以至于他现在已经有点嫌弃英国的火车;而且,中国人都用手机App,各种信息畅通。

他举例称,像他自己,单纯在线下做实验影响的人毕竟有限,但利用快手,就可以让全国各地的小朋友都看到自己做化学实验的视频,产生对化学的兴趣。

  从“没有”到“有”,是戴伟作为一个外国人亲身感受到的改革开放40年。

  农家姑娘的蜕变:拍短视频拍成乡村致富带头人  袁桂花带到央视直播间的改革开放四十年见证物,是一台白色的破旧手机和自己家乡的特产血藤果。

  当时,袁桂花就是用这台破旧的手机,在快手上注册了“爱笑的雪莉吖”账号,并上传了第一条快手视频;此后,她更是因此意外地开启了用短视频售卖家乡特产的道路。   2017年袁桂花高考只考了427分,父母本想贷款给她复读,但是袁桂花考虑到家庭经济拒绝了,她认为高考不是人生唯一的路,于是开始了自己留守青年的路。 有一天,她上传了一条放牛的视频,却获得了50万点击。

之后,袁桂花分享了更多自己务农生活的日常,放牛、砍柴、扛木头、抓鱼、制作竹筷……这些场景让很多人忆起了曾经的田园生活。 袁桂花如今在快手上拥有300多万粉丝。   在直播间,主持人说,“红不是最重要的,难得的是红的时候还推销了当地的土特产。 ”  血藤果,是贵州山区特有的一种野生树果,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 从小桂花的爷爷就从山里挖山里血藤果种在门口,并拿到市集上买掉。 在发现直播销售血藤果可行之后,敏锐的桂花发现了市场的机会。

她不仅自己种植了3亩血藤果,还联合了30位农户,60亩土地,以土地入股的形式,成立了合作社,形成规模化种植。

  今年9月,袁桂花还第一次“飞”出贵州——受邀前往北京清华大学参加快手“幸福乡村创业学院”培训。 对未来,她已经有了更清晰的想法。 在央视的直播间,桂花透露未来自己要将血藤果的种植管理规范化,甚至为血藤果建立音视频的档案。

  通过网络,通过一部可以拍摄短视频的手机,桂花从一个大山里的女孩儿蜕变为自信自立的“爱笑的雪莉吖”,平凡女孩写出了属于自己的人生剧本,成为农村“新留守青年”的典范。

这或许正是改革开放40年的魅力所在。

  为什么是快手  两位身份悬殊的人,同时出现在快手上,又同时被注意到,并登上央视改革开放四十年大直播节目。 快手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作为国民短视频应用,快手拥有亿日活,和超过3亿的月活。 每天,有1000万条视频被上传,快手上目前已经有70亿的存量视频。 快手的人群与中国互联网人群分布基本上保持了一致,从一线城市到四五线城市,都可以触及。

  而快手坚持普惠价值观,坚持去中心化的流量分配,让流量像阳光一样洒到每个人身上。 每一个人都值得被记录,每一个人都值得被看见。

不管他像戴伟一样,是在北京生活的大学教授,还是如袁桂花一样在贵州深山里务农的农家姑娘,都可能被喜欢的人关注到。 跟其他短视频应用相比,快手上的人群和内容呈现出极大的丰富性。   正如戴伟所说,最喜欢快手的原因是它的连接是平等的。 戴伟希望自己的实验被更多的家长和孩子看到,尤其是身在偏远地区没有机会做化学实验的孩子们,而快手上不仅有一二线城市的用户,也有身在偏远地方的用户;而桂花希望让更多城市的人了解自己美丽的乡村,并因此改善自己家庭的生活和乡村的变化,而快手并不会因为她身处偏远而忽视她。   快手通过平等的连接产生社会价值。 改革开放让中国连接了世界,而快手这样的App,则为我们这个世界提供了更多微观的连接。

乡村与城市之间,传道授业者与学习者之间,不同的生活方式之间……亿万种连接在此产生,亿万种生活在此被记录,亿万种可能在发生。